老婆被她經理幹了_轻轻撸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婆被她經理幹了

老婆被她經理幹了
辦公樓大廳的空調涼風習習,讓略有些緊張的老婆和我放鬆了許多。警衛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我兩,是因為老婆一改平日的職業裝換了件無肩小上衣,整個肩膀和半個胸脯暴露在外。下身一條性感的黑色短裙只到膝上二十公分腳上將近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繫帶繞腿幾圈,將她兩條修長美腿修飾得無可挑剔。



我老婆故作鎮靜地向門衛點頭寒暄身下不停,和我雙雙步入電梯。



電梯裡的探頭靜靜地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卻不知我已悄悄將手探入老婆的短裙,撫摸她赤裸的豐滿臀部。不多時電梯「叮」的一響已經到了老婆公司的樓層。老婆忙不叠要將我的手推開,免得萬一有人看見我卻打定了主意戲弄她一番,遂將她肥嫩的屁股蛋子捏住不放。



電梯門一開所幸無人在場,老婆粉面微紅捶了我一下,嗔道:「下次再這樣我不睬你了!」我嘻嘻一笑摟著她走向辦公室。



由於是週六晚上,辦公室裡早已空無一人。老婆反身關門,我已放下手中的購物袋,從她背後將雙手探入她的無肩上衣握住了她的兩隻奶子,老婆一聲嬌呼道:「不要……」老婆公司的大門是玻璃的門外雖然無人,她心理上總還是有些緊張。



我一手將她箍在懷裡另一手毫不客氣地把她的上裝整個扯下至腰際,將她上身完全赤裸地頂在玻璃門上面對門外空蕩蕩的走廊。老婆羞紅了臉不住掙扎卻無法逃脫,只得閉眼任我淩辱。此刻如果有人走過便可看見一個美麗窈窕的年輕女子,閉眼咬唇身子整個貼在玻璃上,兩隻乳房被壓得扁扁的連乳頭都被壓入皮膚。想到老婆可能這樣被人欣賞,刺激得我口乾舌燥雞巴硬如鐵棍。我在她耳邊道:「別動。」彎腰從袋中取出攝像機,第一個鏡頭就拍她公司的金字招牌然後轉到上身赤裸的老婆,讓她轉過身來,兩隻白嫩的奶子映入鏡頭,和她美麗的面容互相輝映。



雖然已和我多次在鏡頭前表演春宮老婆還是第一次在公司裸露並被拍攝,她紅紅的臉蛋上有幾許嬌羞幾分放縱,尤為動人。在我的指導下她把裙子也脫了,騷媚地扭動著她的大屁股一絲不掛地跟我走進室內爬上寬大的會議桌躺下,閉起雙眼,呻吟著撫摸自己的乳房和胴體。



我從攝像機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雖然已和我多次在鏡頭前表演春宮,老婆還是第一次在公司裸露並被拍攝,她紅紅的臉蛋上有幾許嬌羞幾分放縱,尤為動人。在我的指導下,她把裙子也脫了,騷媚地扭動著她的大屁股一絲不掛地跟我走進室內,爬上寬大的會議桌躺下,閉起雙眼,呻吟著撫摸自己的乳房和胴體。



我從攝像機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君君……」



「這是哪裡?」



「公司……我公司……」



「你是做什麼的?」



「應接。」



「從前有沒有在這裡脫光過?」



「沒有……」



「在公司脫光爽不爽?」



「嗯……好爽……」



「如果現在你們男同事看見你這樣會怎麼樣?」



老婆「噢」了一聲,顯然被我這個想法刺激了,她仍然閉著眼睛,膩聲道:「他們肯定會撲上來的……」



「然後呢?」



「他們會摸我全身,舔我的奶子……」



「還有呢?」



「他們會把雞巴塞進我的嘴,讓我幫他們口交。」



「說下去。」



「我不肯,他們就打我的耳光!然後他們爬上來幹我!把我壓在下面,像幹一頭母豬一樣在你的老婆身上發洩!噢……」



老婆越說越大聲,雙腿也主動擡高翹在空中,一手揉搓自己的乳房,一手在陰蒂上快速轉動。我用攝像機給她的陰戶來了個特寫,只見淙淙小溪正伴隨陰道的陣陣抽動向外流淌。再也忍不住的我手忙腳亂地撐起三腳架,將攝像機架好,大叫一聲:「老婆我來了!」便像餓狼一樣撲上老婆多嬌的肉體。



我兩隻手同時握住了養精蓄銳已太久的紅熱肉棒,對準那期待已久的桃源秘洞,望裡「噗」地一送,粗長的肉棍將老婆緊湊而濕熱的小穴使勁撐開,帶來無與倫比的快感。老婆「噢」了一聲,滿臉儘是滿足。



我看著桌上的蕩婦,想到平日她同事對她的垂涎,而自己現在正在她公司將她剝光姦淫,心裡舒爽無比。樓下仍人流紛紛,卻無人知道摩登的辦公樓裡,正有男女在大門口毫無遮掩地做那平日只在安全的臥室裡做的好事。



我快速地抽插,為胯下的淫婦帶來無比的快感,看得出在這裡做愛讓她很刺激。



我大聲問道:「你們單位裡誰最下流?」



「……我們總裁……」



「那我做他好不好?」



「嗯……還是做我經理吧……」



『媽的!』我想。



「是不是那個姓趙的?」



「……嗯……趙誠……噢……幹我!」



「他是不是很想幹你?」



「是的!……他很想的……嗯嗯……」



「你怎麼知道?」



「他偷看我的大腿……」



想到老婆的美腿被別的男人偷窺,我不由刺激非常,忙問道:「還有呢?」



「……嗯……他會故意碰碰我……」



「哪裡?」



「有時候……他故意用手臂……碰我胸部……噢……好爽!」



我聽得又難過又興奮,加快了腰部的動作。



「你想讓他幹你嗎?」



老婆也說得自己很興奮,愈發淫蕩地道:「是的!我最好已經被他幹了!我有點愛上他了!」



「你想怎麼被他幹?」



「就像現在這樣……別的同事都不在……他把我脫光按在桌上,把他的大雞巴塞到我的屄裡,拚命幹我!」



「那你呢?」



「我就把腿分得很開很開地讓他幹。我還叫他老公!」



「他的雞巴跟我比誰大?」



「他的大!他的可惡比你大!我要他的大可惡,幹得我要死了!……你老婆要跟他幹!給你戴綠帽子!下次我把他帶回家幹,幹給你看!……你是不是就喜歡看你老婆被人家幹?!」



我剛要回答,卻只聽會議室門口似乎有腳步聲,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張似曾相識的男人的臉已探進了推開的門口,我不由暗叫不好,耳邊聽到老婆一聲尖叫,回頭只見她捂著身子坐了起來,臉上滿是難堪。



那男子楞了一楞,表情瞬時轉為淫邪,兩眼盯住我老婆露出大半的裸體滴溜溜亂轉。這時我才想起原來他就是那個趙誠,我曾經在接老婆下班時見過一面。我見到他面上的表情,心裡不禁一動,暗想萬一他去叫警衛就麻煩了,何況他還可能把這事跟所有的同事都抖出去,老婆就不用在這兒混了。再說我老婆這樣光著被他看,我心裡除了醋意,還有一種異樣的刺激,如同一把暗火在心裡燒。



只見趙經理走上前來,故意坐在桌邊貼著我老婆道:「小君,這樣子的後果你清楚吧?」



老婆這時已六神無主,可憐巴巴地朝我看著求救,我硬著頭皮應道:「你說怎麼解決?」



趙經理瞧瞧我老婆,肆無忌憚地摸上她的美腿,老婆的腿本能地一縮,他的手卻跟著摸向了大腿根,眼睛還朝我看著道:「你先出去一會兒,等我叫你再進來。」